有那麼一瞬間我就把寫到一半的這篇文章給丟進了回收桶,原因是我不太滿意對於「牛山呼庭」這個地方所拍攝的介紹,大門沒拍、細節也不詳細,卻充滿著我們無限的回憶,依稀都還感覺到當時的陽光與吹拂在身上的海風。

牛山,也就是牧牛耕種之地,我們阿美族稱為呼庭(Huting)。曾幾何時,成群結伴的牛便少了,靠牛來耕種的畫面也不再了,現在依稀可見的是野放山上優遊自在玩耍的牛群 ,於是呼庭在我們阿美族人的心裡有了另一個意義:一個自由自在、無憂無慮的所在地,也就是我們經營這塊原地所懷抱的想法。

而此刻當你來到這塊土地,同樣被這樣的山這樣的海這樣的自然美景所感動時,跨越種族與時空,你已經成了這塊土地的守護神,但願這塊土地,能讓你感受到心靈的寧靜與空曠,成為你生命中的淨土。

藍天與綠地 omg 我興奮極了。

那兩天拍照的次數都快超過我這二十幾年累積下來的次數了(誇張)哈哈,大家太熱情了。

看到一大片草地,接著又看到茫茫大海(輕輕地嘆了口氣)好想就這麼在這裡待上一整天哪兒也不去。

竟然被 JJ 拍到如此自然的照片,腿好白。

夢想的平台

在草原的突起之處,靜靜的享受風吹,什麼也不做,什麼也不想,潮浪輕輕的拍拂又走,遠處有畫眉的歌聲,青山還有綠樹林海,夢想的平台上擁抱夢想,無論發誓、許願,由天和海來作證,來幫你實現,或讓自己歇息閉上眼睛風中有百合的花香……

離開之後才發現我與一個很美麗的畫面擦身而過,應該走上去那個「夢想的平台」的,從那個角度拍向大海,很美,很有味道。

這趟來發現到哪兒大家都要跳一下,熱血得顯得我都有點像是老人了,好吧好吧,下次我會記得合群一點。

好像長大了之後不曾這麼自在、無憂地躺在草地上,不為其他,就只是想好好地看看天空、感受這個世界的一草一木(殊不知當天太陽大到根本睜不開眼睛,還看天空呢)但那個時候我是真的很認真地想要滾一下草地。

第二次與他們出來再度深刻地感受到什麼是拍到忘我,前往「森林小徑」與大家會合。

Ian 的背影,謝謝他陪著落單跟不上大家的我。

捨棄了大海爬上高樓往著遠方,內心的小情緒誰能知曉,好像總是喜歡堆積再堆積,又或者往死胡同裡鑽讓一切走到谷底,究竟能說話的有誰呢?喜歡觀察細微的事物、咀嚼著每一個人所說過的話,也許是傷痕、是痛處,沉澱之後剩下的是瞭解與釋懷。

紀伯倫說:「如果你想了解他,不要去聽他說出的話,而要去聽他的沒有說出的話。」

下了樓我和 Ian 說我想拍空酒瓶(指),拍來拍去最後還是 Ian 親自示範給我看,似乎還少了那麼一點構圖的美感。

真的很感激 Ian 這麼熱情、無私地分享他多年來的經驗,搞得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。

我跟朋友之間常常玩笑地說那裏就是「好山、好水、好無聊」偏偏這個好山、好水、好無聊很適合有點慵懶、愛做白日夢喜歡大海的我,來到花東之後真的會上癮、捨不得離開,真心的喜歡上這片尚未過度開發的淨地。

牛山呼庭

地址:花蓮市壽豐鄉水璉村牛山39-5號(台11線 26.4k)
電話:03-8601400
傳真:03-8601183
營業時間:10:00-17:00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